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

专题栏目
更多内容
最新推荐 更多内容
相关文章
江苏省创业排头兵郁霞秋
郁霞秋当选苏州市2009年
更多内容
郁霞秋-江苏省创业排头兵
点击数:1775 更新时间:2010/2/4 9:02:17




郁霞秋,江苏长江润发集团总裁。职业生涯:15年医生,5年企业家。5年间,集团资产从3.5个亿变成15个亿。


郁霞秋的父亲郁全和,江苏省劳动模范。本是张家港市一个落后小渔村的村干部,后来成为江苏长江润发集团董事长。长江村实现现代化,村民百分之九十以上住别墅开私家车。他被誉为“长江骄子”、“大地的脊梁”、“大写的人”……


有这样一位虎父,郁霞秋说:“我人生的每一个转折点都是父亲给的,我的人生都在按他的意思走。”一副乖乖女的样子。


然而,这位长身玉立长发飘垂的女子却是“乖”而不“顺”,对父亲来说,她是女儿,更是事业上的搭档。


 


被父亲“逼”出来的企业家


 


做了15年医生,父亲说,回来帮我吧!


郁霞秋讲起事情来,干脆而有决断,“当然啊!一定要这样的!”讲着讲着就会因某句有趣的话而仰天大笑。自信恣意,个性尽显。


父亲对她人生的参与从考大学开始。


父亲说,必须考,惟有读书你才可能有成就!


父亲说,当医生吧,旱涝保收饿不着。


父亲说,考苏州医学院,离家近,生活条件好,可以吃到肉。


父亲还给她相中了一个小伙子,也是学医的。


她一一听从,直到大学毕业,忽然想自主一下,报了北京的医院。父亲知道以后“难过得老泪纵横”,她心疼了,最后改分到无锡。


刚到医院很苦,要做所有的脏活累活,须博得师傅的好感才能学到真经。父亲说,你在无锡没有背景,要自己杀出一条血路来,站住脚。


人家笑她当不了好医生,只有漂亮的外表。她心想,我还有漂亮的医术,有一天我会超过你们所有人。管束了自己天生外向的性格,闷着头钻研业务,留给人一个“不合群”的印象,却通过考试进了妇产科技术性最强的肿瘤科。一年后又被送到上海肿瘤医院学习,同时上了南京医科大学的在职研究生。


医术精进,各种荣誉也接踵而至,无锡市卫生系统拔尖人才、新长征突击手标兵、十佳青年科技工作者……她被破格提拔为无锡市妇幼保健医院的副主任医师,即将被送到北京协和医院进修。


她知道她当医生的前途一片光明,越来越多的危重手术不在话下,越来越多的病人慕名要找郁大夫……


这一次,父亲再次左右了她的人生轨迹。他对她说,你回来吧,帮帮我。


那是2001年的春节,她已经当了15年的医生。


她一听就笑了,父亲一定是在开玩笑。想当初,因为她和丈夫工作太忙,儿子发高烧都没时间去管,一天两天拖下去,等送到医院已发展成肺炎……这件事成了她心上永远的痛,什么时候提起来什么时候都要掉眼泪。那时,她就决定不干了!她告诉父亲,要去卫校当老师,不用坐班,可以照顾孩子。可是父亲说,不行,照顾孩子保姆就可以做,小孩子总归是要长大的,你有能力当个好医生,不能放弃!


现在父亲让她别干了,怎么可能?再说了,人家都说“无奸不商”,医生多单纯,谁要跟商人打交道?


这样想着,她就用开玩笑的语气应,好啊,我回来。


没想到父亲是认真的。


2000年,集团资产总额3.5亿元,实现销售3.8亿元,实现利税2013万元。面对这样一个大型企业集团,郁全和觉得自己年龄一天天大了,该找个接班人了。儿子体弱多病,只有这个从没有让他失望过的女儿最合适。


郁霞秋傻了!


她是吃了太多的苦才有今天的啊!在医院,刚当上科室负责人的时候,因为压力大事情多,她几乎24小时守在岗位上,心里对自己说,是不是只有倒下了才可以不上班呢?终于就站不起来了,只觉得天旋地转却查不出任何病。住在医院里10天动不了,连大小便都在床上。每天方便完看着护士们收拾,她心里羞愧难当,对自己又气又恨……


我苦也苦了,累也累了,该享受丰收果实的时候,你让我离开?


她3个月没给父亲答复。


丈夫说,听父亲的吧,你做医生已经做到这个份上,就玩玩其它的吧。母亲说,你不同意,你父亲天天睡不着觉,头晕病都犯了。母亲触到了她的软肋,这辈子,她最挂心的就是父亲的身体。几年前父亲曾得过心肌梗塞,如果因为自己的固执让他身体出了问题,那岂不是要愧疚一辈子?


还是回去做个孝顺女儿吧!


她回来了,结束了她15年的医生生涯,开始学习当一名商人。


 


忘掉过去,只当自己刚刚大学毕业


郁霞秋总说一句话,当医生是要练内功的,让人变得沉静。医生的面部表情大都简单,高兴时也不会和病人嘻嘻哈哈,顶多是微笑。


商人不是,商人全要笑在脸上。


“不高兴也要高兴,认识的人要交往,不认识的也要交往;谈得来的要谈,谈不来的找话题谈;不会喝酒要喝,喝多了还要喝;不光人家找你,你还要去找人家,硬着头皮上。” 


医生是不需要应酬的。应酬是郁霞秋最怕的事。父亲一打电话叫她陪吃饭,她就可怜巴巴地问,不去吧,能不去吗?父亲回答,不能,不想去也得去,必须去。你以后得办事,好多人都要去熟悉,记住一句话:烂稻草能绊断脚。哪个人来了你接待不好,万一有事情卡在那里你就倒霉了。


郁霞秋明白了,客户是上帝,领导是上帝,每个人都是上帝,惟独自己是奴隶。


她开始调整自己,忘掉过去,忘掉自己学过什么,忘掉自己做过什么,忘掉自己取得过什么荣誉,“就当我是刚刚大学毕业的,一切从零开始。”


她不知道银行跟企业有什么关系,工商局是干什么的,税务局又是怎么回事。看不懂财务报表,报不出设备参数……但是有什么关系呢,全部从头学。


把老会计请到办公室,恭恭敬敬地请教,我是学徒,什么都不会,你要教我啊。老会计感动了,一点一点从头教。跟着父亲在企业里跑,边看边琢磨。去上海报了一个MBA班,还攻读了美国蒙东那大学的MBA管理学硕士学位。在美国,她看到很多老师的职业经历都是丰富多采的,这让她大受启发,“人不是一辈子只能从事一种职业的,我能做个好医生,也能做个好的企业管理人员。”


回来以后,她发挥自己的长项,将科技人员组织起来,在企业内部成立了科学技术协会,设立科技创新奖励和科技人才晋升制,并在各个子公司设立科协小组,鼓励技术革新。2004年一年,完成技术创新改造项目23个,产生直接经济效益1500多万元。长江科协获得“中国非国有企业优秀科协”称号。


郁霞秋还是集团招商引资办公室主任。她抓住上海申博成功,一大批成熟企业需要搬迁的机会,成功引进了上海浦东钢铁有限公司型钢项目。她还促成了华夏电梯公司与美国舒马克电梯公司的合资……


当医生,很多压力是很个人的。但当一个企业的领导者,压力则来自为更多人的利益而努力,每个员工都要靠企业赢利来提高收入。而企业跟医院最大的区别是,医院是稳定的,企业则瞬息万变,一旦运作不好,资金一断,立刻便会一泻万里。郁霞秋形容自己的感受:“如履薄冰,小心翼翼,苦心经营。”


2005年10月,郁霞秋名片上的头衔从江苏长江润发集团“副总裁”变成了“总裁”。


 


总裁女儿对董事长父亲的“挑战”


父亲和女儿,一个董事长,一个总裁,做很多事情会不谋而合。但这个女儿不是一味地“乖顺”,常常会做出让父亲不高兴的事情来。而且振振有辞,不合理的我就要跟他说,什么叫继承发扬?要继承,还要发扬。


其实,刚回来的时候,郁霞秋就在和父亲“较劲”了。


下属很多企业多是郁全和一手培养起来的,不免插手过多,郁霞秋觉得父亲太独裁。别人不敢反对,她敢。反对到后来,父亲觉得这个女儿实在是太不听话了。“我不理解父亲,他也不理解我,观念不一样,实际上是两代人的冲突。”父亲事必躬亲,安排客人食宿都要自己跑去跟服务员讲。郁霞秋觉得不对,你那么多部长、办公室主任、秘书,他们是干嘛的?你给个指令,他们就去办了,你这样做事太累。


下属来报发票,敏感的郁霞秋总是能一眼看出哪个是假票,哪个是伪帐。于是,发票被打回去。父亲不以为然,漏掉点没啥,回头多赚一百万一千万就够了。郁霞秋急了,现在不是过去的时代了,赚一分钱很困难,浪费钱很容易啊!你内部松一把漏洞就太多啦!


再说急了,郁霞秋使出杀手锏——实在不行,我的股金全不要了,你放我走吧,我还是回去当我的大夫。父亲不吭声了。郁霞秋笑得像个调皮的孩子。


好在父亲不是一个思想僵化的人,过一段时间,很多事情都能想清楚。比如从外面学习回来,郁霞秋发现集团的股权结构不合理,她提醒父亲,你这个董事长现在只是凭威望在控制企业,你不是大股,必须改。父亲同意了,立刻对股权做了调整。


大概是觉得这个女儿堪当重任,父亲把“总裁”的位置让给了女儿,没想到女儿更不“听话”了。


一上任,郁霞秋就来了一通改革,将人事、财务、投资、管理,以及所有的福利全部统一协调。


她喜欢用有潜力有素质的年轻人,哪怕不成熟。她采用严格的考核办法大浪淘沙。“我不怕走人,人流动是正常的,我不喜欢一潭死水。你不行就不要占我的岗位,影响我的工作。”


下面的子公司,有的不服管,想独占山头,她也毫不客气,“你想牢牢把在这里?我第一个把你拔掉,你不要以为这个位置就非你莫属。人多的是,放在这个位置总能做好。我希望的是企业好大家一起好,不是哪个人好了把企业败下来了。”


集团看门的本来用的都是年纪大的村民,晚上睡觉,联防队敲门敲不醒。平时村民有事,直接就能冲到总裁办公室。郁霞秋让他们退休,然后安排年轻的保安。


……


一系列的大动作,没有请示。


父亲一向心慈手软,事先请示,一定不会同意她这么“狠”。但被她的“铁腕”伤到的人已经跑去找老领导告状了。


父亲勃然大怒!当着一屋子的人大骂女儿,说事情被她搞得一塌糊涂,交给她这个任务他已经感觉后悔了,还不如自己撑着呢。


郁霞秋委屈地哭了。“我做黑脸,你就做白脸。我在前面打,你在后面再揉嘛。你是董事长,该抓大事,管投资。人的问题就该我管,你管了我总裁干什么?”回到家,她伤心地告诉妈妈,不想干了,要出去疗养一个月调整身心。


可一觉醒来,她又有了主意,很多事情在决定前还是应该先通报父亲一声,这样下面有人反映到他那里他心里才有底,毕竟改革还是要父亲支持才行。她告诉父亲,你每个月给我一次汇报时间。


大部分决策,父亲是认可的;父亲不同意的,她就缓一缓。“有些改革不能操之过急,我循序渐进,一步一步地改。”遇到棘手的事,她就找父亲高兴的时候再汇报;有可能发生的冲突,就尽量放在白天,“晚上不能跟他吵,怕他睡不着觉。”


归根结底,还是个孝女。她对父亲讲过,我要让你感到没有白生这个女儿,她不会塌你的台,不会丢你的面子,只会给你争气。


显然已经是当成自己的事业在做了。父女搭档让她更敢于放开手脚——即使做错了,还有父亲拨乱反正呢。说到底,她还是佩服父亲的,父亲的高明之处比她多得多,毕竟她才做了5年,要学的东西还很多。最近,她又报了个清华大学的EMBA班。


她已经在计划好几个5年了,其中,在第X个5年之后,企业不需要她管了,她就可以做回自己喜欢的事,比如建一个康复机构。在她看来企业的成就感来得太慢,而做医生,每治好一个病人就是一次满足。


 




文章录入:admin    责任编辑:admin 
  • 上一篇文章: 没有了

  • 下一篇文章:




  • 苏ICP备10213978号